研发中心

行业动态>研发中心>行业动态

方星海副主席在第十一届中国期货分析师暨场外衍生品论坛上的讲话
发布时间:2017-04-26

尊敬的朱从玖副省长、各位来宾:

大家早上好!第一次参加这样一个久负盛名的期货业盛会,非常高兴。最近关于期货市场的发展,关于期货市场如何服务实体企业、控制风险、开展产品创新、推进国际化,我已讲了不少,今天结合我自己在证监会分管的国际业务,跟大家谈谈对国际形势的一些看法。今天这个论坛叫分析师大会,做分析师不能不关注世界大势。

当前,我们正面临一个百年不遇的变局。我们怎么看当今这个世界,从哪里着手?我觉得可以从当今世界各国都面临的两股非常强劲的冲击——即全球化和信息化入手。

当今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无论谁当领导,都要应对这两个冲击。应对好坏决定一个国家的前途。全球化,就是说生产在全球进行配置,哪里成本低、质量好就到哪里去生产。这个冲击,对各个国家都存在。对发达国家,比如说美国,有好的方面:因为全球化,所以美国金融市场服务的范围广了很多,中国很多企业在国内上市上不了,会选择到美国去——这对美国的金融服务业是一个巨大的支持;但是也有不好的方面:譬如对美国中西部中低端技术生产线的蓝领工人就是一个极大的负面冲击——中低端的制造业,很多搬到了其他国家。

信息化的含义非常深,我们现在感受比较多的集中体现在机器代替人脑上。比如说美国有100多万卡车司机,现在自动驾驶技术替代人工指日可待,这些卡车司机将会面临失业。再比如:国内学英语,现在美国老师在网上教,网速很快,音质和图像都很好,价格也不贵。以后很多中国英文老师恐怕要失业。但是信息化对美国的正面影响也很大,像谷歌这样为全球服务的公司,体量会更大,对全球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应对这“两化”做到相对较好的国家,比如美国,经济增长不错,科技保持全球领先,但收入分配问题很大。美国经济过去40年至少翻了一番,但有50%的人口实际收入没有提高。而法国则是应对得相对较差的国家,经济持续走低,科技领先地位受到削弱,失业率长期在10%以上,年轻人的失业率达到20%。当1991年决定要设立欧元时,法国的人均GDP跟德国差不多,而现在只有德国的70%

我们来回顾一下对全球影响最大的国家——美国的三任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是怎样应对“两化”的。

总体来说,这20几年,直到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一直认为全球化是一个好东西,要拥抱它。比如说克林顿在位的时候,1993年达成北美自由贸易协定,1995年主导成立WTO,这都是美国拥抱全球化的标志性举措。小布什在位的时候欢迎中国加入WTO2001年)。美国跟韩国谈定了美韩自由贸易协定(2007年)——后来的TPP就从这里拓展开来的。奥巴马也拥抱全球化,最著名的是TPPTTIP两个战略,主要是以美国国内经贸规则来引导全球经贸规则。中美开展了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奥巴马要让全球化更有利于美国,方法是让全球化的规矩怎么样更靠近美国国内的规矩,这样会更有利于美国的企业。

如何应对收入不均?克林顿时期,收入分配的问题还不是那么突出,经济增长不错,还碰到因特网的大发展时机。但到小布什的时候,科技泡沫破灭了,收入分配问题开始突出起来。小布什的应对办法是让全国人都能买得起房子,用房价上升弥补一部分人的收入不足。但是靠资产泡沫来改善收入分配的办法显然是不可持续的,最终导致了2008年美国金融大危机。奥巴马接手正好是危机之后,他采取了许多办法来应对收入分配问题,其中最著名的也是做成功的就是奥巴马的医改:医疗支出对美国家庭是很重要的支出,美国当时大概有3000-4000万人口买不起医疗保险,无法负担昂贵的医疗费用,所以医改就是要解决穷困人家买得起医疗保险。在金融方面,奥巴法出台多德法案,用意是要制约一下华尔街,加强金融监管,对很多自营业务进行限制,不要让金融行业的收入太高了。奥巴马还搞了一个基础设施建设的方案,包括大建高铁,但因为美国国会在共和党的控制下,坚决反对奥巴马做成任何事,所以他在任八年一寸高铁都没有建成。这些情况说明奥巴马是看到了全球化给美国带来的机遇和问题的,并且是着手去改进的。但应该说很多事情他没做成,TPP谈成了,但国会没有通过,医改刚刚实施,效果还没那么大。但是他任期一到,特朗普一上台,就把他的政策全部改了。

我们再看看特朗普如何应对这两个冲击。他有一点是清楚的,就是要离全球化远一点。比如说把生产从国外转回到国内,成本高一点,质量可能还差一点,但是可以解决一部分人的就业问题。所以他上来就宣布退出TPP,威胁不再遵守WTO的管辖,还要加征20%的边境税。但这些措施能否奏效?习总书记在今年达沃斯论坛上有一个关于全球化的很好的演讲,他指出全球化有着强大的经济原因:资源在全球更广的范围内配置,效率就会提高,这是经济学基本原理,再加上当今交通技术和信息技术发展非常快,全球化的成本在下降。所以全球化不是某一个领导想退就能退得出去的,一个国家想阻挡这样一个潮流是很难的。

因为要远离全球化,美国现在还对移民也进行一些制约。但美国本来是一个移民国家,硅谷的人才中有近一半是中国和印度的移民。如果美国对移民加以制约的话,它在信息产业就无法继续保持领先地位。今天美国在特朗普执政下想远离全球化,到底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多大程度上会伤及美国自身,我们可以进一步观察。但这显然会延缓全球化进程。

特朗普另外一项应对举措是搞基础设施建设。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增长有用,也会使收入分配更均衡,但基建投资回收期很长,美国政府没钱,民间有钱但不愿意投入。他还有降税和放松监管。除非劳动力素质显著提升,这两项举措对经济增长带来的正面作用不会太大,因为美国已经是一个充分就业的国家,失业率不到5%。而这两项政策对收入分配恐怕只会起到雪上加霜的作用。明年11月份美国又面临中期选举,如果民主党控制国会,恐怕这些政策都难以持续。

面对全球化和信息化这两个冲击,按照我们中国人的说法,美国其实是需要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在这一点上,美国遇到了挑战,它仍在寻找有效途径的路上。发达国家中应对“两化”做得出色的国家是新加坡。虽然新加坡是个小国,但有很多做法甚至值得中国这样的大国参考。主要发达国家在国内政治没有理顺之前,其经济增长好不到哪里去。

我们再看看英国、法国和欧盟是如何应对“两化”的。英国脱欧不是要远离全球化,而是用更符合英国利益的方法来迎接全球化。英国脱欧以后经济表现会怎么样还有待于观察。我觉得英国脱欧后,其它方面的表现会比金融业好一些。

今天正好法国举行大选。法国大选会对欧盟、对全球化带来重大的影响。勒庞很有可能当选,因为法国社会充满了不满和焦虑情绪。如果勒庞当选总统,那么法国国会肯定是社会党和其他的党派占据大多数。所以即使勒庞要退出欧盟,议会也会不同意,她退不出去。法国如果要解决国内的问题,退出欧盟可能会更糟糕。退出以后怎么能让经济更有竞争力?经济没有竞争力,收入分配也解决不了。所以如果勒庞当选,法国将面临一个非常暗淡的时期。而没有了法国的推动,欧盟也将面临一个黯淡的时期。但如果是麦克龙或者是非永当选,他们是坚定推进欧盟一体化的。英国退出后更有利于欧盟进一步在一体化上迈进。这样的话,欧盟一体化在德法的推动下有可能迈上一个新的台阶,欧盟经济反而有可能更有活力,法国的竞争力也将因此而得到提高。欧盟变得更有活力以后,欧盟和中国会联手推进全球化,这样可以抵消美国在特朗普时期对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使全球化继续往前走。

最后简单总结一下。首先,法国大选决定欧盟的未来,也极大地影响全球化。第二,美国今后四年的经济政策,会有许多自相矛盾的地方。第三,今后分析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主要看中国。

谢谢大家!

下载pdf

0